遂溪小伙意外被煤气严重烧伤,巨额治疗费用

2019-09-26 09:17:05

遂溪小伙宋志豪在6月5日一次工作意外中被煤气严重烧伤。在社会和众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他经历了5次手术后,身体正在慢慢康复。但高额治疗费把他们一家压得喘不过气。


201308121614180df59.jpg


原先一直依靠喉管来维持养分的宋志豪已经摘除喉管,插管伤口处仍在恢复中。现在宋志豪说话还不太利索,往往一句话只能听清两三个字。但是每次医生要给他换药的时候,宋志豪一直地喊着“回家”两个字。


宋志豪现在两三天就要换一次药。因纱布与还没植皮的伤口新肉会因皮肤发炎分泌的黏性物质而粘连在一起,每次换药扯下纱布的时候,无异于活生生地把长在身上的皮扒了一次又一次。有次换药换到一半时,他吃不消了,身体各方面指数降低。 “他身体吃不消了,暂时先到这里吧!”医生也心痛道。


宋志豪的眼周肌肤因烧伤导致眼睛一直都没办法闭上。本来8月13日计划进行一次眼皮手术,目的是让眼睛能重新闭上,保护眼睛眼角膜。但医生考虑到宋志豪目前情绪不稳定,因此手术暂时搁置。


宋志豪一家除了轮流照顾他以外,每天还有另一个重任——借钱、贷款。家中的房子还没有人接手,志豪的独腿父亲宋秋新每天都得到处找人看房子,以望卖掉了房子,续上儿子的救命钱。宋志豪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也在申请个人贷款,贷款目前还在审批中,到下个星期才知道结果。宋志豪哥哥还申请求助了镇政府630扶贫救助基金。


在这70天里,宋志豪医疗费用已高达75多万元,家里为志豪治病欠下将近30万,加上先前宋志豪父亲宋秋新因车祸需要截肢治疗欠下的30多万,这个农村家庭已经背负了60多万的债务。宋志豪哥哥宋康祥还有刚出生的孩子需要照顾,为了方便两边跑,宋康祥还特地带着老婆孩子住到出租屋了。“医院护工起码要180元一天,我们现在根本请不起,还是我来医院照顾志豪比较好。对于妻儿,我很愧疚,也幸好爱人明白事理,没有责怪我对她们母子照顾不周。”宋康祥说。


撑一天算一天的医疗费让他们心急如焚,尽管家里的亲朋好友以及社会爱心人士纷纷献血,但今后还有很多次手术,“恳求爱心人士能再帮我弟弟一把,让他顺利熬过难关!”宋康祥擦着眼泪说。

驭龙电焰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