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最负盛名的文豪,却用煤气管自杀

2019-09-18 10:30:26

初读川端康成,我便流连于他文字中关于爱情的描述:细腻、青涩,少女的一颦一笑仿佛晕开了午后浓厚的穿不透的天光,每次欲言又止的对话,每个退离半步的娇羞,都能唤起学生时代那一张张饱含笑意的脸。


1.jpeg


再读川端康成,却从他的文字中读出来截然不同的意味。细细品来,一番难以言说的无力感从心底蔓延。好像一瞬间又都看不到希望,一股孤独、一丝徒劳似乎成了他文章的典型风格。故事中的人物,无论相爱与否,勇敢与否,都在一些看不明的犹豫中渐渐失望,然后退缩最后放弃。


最后川端康成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1972年4月16日,他口含煤气管,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告别了这个世界。


后来,当我再去读川端康成的作品时,我不再单纯的评价书中人物的形象,转而开始去了解川端康成的人生。每一部作品都是作者人生的折射,川端康成也不例外。像是一种命运的捉弄,孩童时期的川端康成接连经历了父母去世、祖父母去世,邻居都笑称他是“参加葬礼的名人 ”。自此川端康成的生活便异常清冷,他感受不到亲情,连爱情似乎也不肯眷顾他。接连的恋爱失败让他备受打击,以至于最后在他看来,一切都是徒劳,所以他便把更多的时间花费在文字创作上。


2.jpeg


作为“新感觉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川端康成在文章中更注重自我的主观感受,尝试把主观感觉客观化,他把自己带进作品中,于是每一个人物似乎都变成了他的化身,代替他去表达他的爱恋,他的徒劳和他的孤独。


《伊豆的舞女》中熏子大胆、热烈,像每一个生活中对爱情充满向往的年轻人,对自己的心上人勇敢表达爱意。可当付出的感情一次次石沉大海得不到回应后,熏子变了,她不再对这段感情抱有期望,转而逼迫自己学会告别,所以她沉默着,来到码头送别她的爱人,也是为这段感情进行一场仪式感的分离。《雪国》中公岛村是个典型的富二代,可是却持有极度消极的爱情观,他只贪恋表面的美好,却不肯用心去体会付出。他游离在驹子和叶子两个女人之间,她们代表着虚幻和纯真,甚至最后连他自己也搞不清什么才是他想要的爱情。


3.jpeg


而随着川端康成的经历变化,他的作品风格也发生着一定的变化。回看川端康成的早期作品,那时的他还沉浸在丧亲的痛苦中难以自拔,作品中也透露出孤儿生活的无力感。人到中年,川端康成的作品里更多的是描绘底层人们的艰难生活以及爱情的波折。到了晚年,川端康成的创作风格就更加复杂和多样,文字也愈发的颓伤。


1968年川端康成以《雪国》《古都》《千纸鹤》三部作品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说:川端康成极为欣赏纤细的美,喜爱用那种笔端常带悲哀,兼具象征性的语言来表现自然界的生命和人的宿命。最后,川端康成终于决定了自己的宿命,他留给世界独一无二的旷世奇作,却带走了自己。

驭龙电焰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