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沙县遇煤气爆炸 一家5口用掉1吨纱布救命

2019-09-26 09:17:02

六一儿童节,5岁的高孝烨和姐姐、弟弟在嘉兴市中医院度过。一两厘米厚的暗红色瘢痕凸起,几乎占据了高孝烨整张脸。他双手捧起爷爷的手机,看看动画片,翻翻自己出事之前的照片,转移注意力缓解身上的痛痒。


0.jpg


而他3岁的弟弟高孝武,看到自己过去的照片就会哭闹把手机摔掉。


1.jpg


2017年7月6日早上,嘉兴市区云海路的沙县小吃店发生煤气爆炸,一家5口无一幸免:父母两人均属特重度烧伤,烧伤面积超过90,两子一女均为重度烧伤以上,每人烧伤面积均为50左右。


0 (1).jpg


生死关口前,如天文数字般的巨额医疗费,成了横亘在这个农村家庭面前的另一道难关。尤其是父亲高忠展,特重度烧伤面积98%,休克,双眼热灼伤,肾功能衰竭多脏器功能不全。其家属一度向医院说出“弃大保小”的想法,甚至提出愿意放弃高忠展的生命,捐献出他的器官,“用这种奉献换取社会的善心捐款救三个孩子。”医生当场回绝。”


0.jpg


在医生的坚持下,保住了一家5口的命,高忠展感觉到很庆幸。“为了救他们一家人,至少用掉了一卡车棉纱垫,保守说一吨是有的。”嘉兴市中医院烧伤科主任潘孙峰介绍。


0 (1).jpg


高孝烨、高孝武一对难兄难弟,靠着看动画片忘记疼痛。


0.jpg


高孝烨姐弟三人在爸爸、爷爷、奶奶的看护下艰难地熬过一天又一天。切痂、取皮、植皮……一家5口共接受大小手术几十次,一次手术短则一两个小时,长则三四个小时,十几名医护人员要通力合作,不容闪失。


0 (1).jpg


爷爷在为孙女剪去背上的死皮。


0.jpg


现在,摆在一家人面前的,是漫长的抗瘢痕治疗和功能康复锻炼。“瘢痕面积越大,手术次数越多,先切除瘢痕,再植皮。”潘孙峰初步估计,一家人在抗瘢痕治疗手术上要花费超过50万元,才能达到最基本的“效果”,“比方说能恢复拿调羹自己吃饭一类的自理能力。


0 (1).jpg


功能康复锻炼,无法绕开身体上的疼痛。“我先不做,老婆在福建暂时有岳父岳母照顾,可孩子得救啊?”高忠展不敢多去想未来。而他的3个孩子,轮流躺在一张病床上。劫后的余生,每一天都在皮肤结痂的奇痒无比、又不敢。


0.jpg


一家五口健康时的合影,现在这美好的一幕一去不返。


0 (1).jpg


驭龙电焰灶